陶氏化学赢了!被窃取商业机密,获赔$1亿

来源:化工邦 2020/10/17 12:43:32

10月13日,陶氏公司和庄信万丰宣布,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已经做出判决,裁定江苏善俊清洁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被告)侵犯陶氏公司及庄信万丰两家附属公司的商业机密,并要求被告对非法使用这些商业机密支付高额赔偿金。

(图源:陶氏官方公众号)


江苏高院于2020年7月作出裁定,判定被告非法获取并侵犯陶氏化学公司子公司“陶氏全球技术有限公司”及庄信万丰有限公司(通过其子公司“庄信万丰戴维科技有限公司”)的商业机密。这些被窃取的商业机密与两家企业共同拥有的低压基合成LP OXO技术有关,该技术是一种催化低压工艺,用于生产羰基合成醇。


对于许可用户来说,低压羰基合成技术具有很大的竞争优势,包括催化系统卓越、设计简化、资本投入低、原材料效率高、产品质量高、工厂运营安全容易。目前,低压基合成技术已经在中国的20多个项目中许可使用。


陶氏、庄信万丰共同表态,坚决打击侵权行为


陶氏公司大中华区总裁林育麟表示:“陶氏公司感谢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这一案例的正确裁定。该判决体现了保护商业秘密的公平原则,也说明美中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的承诺、以及中国持续加大知识产权保护的承诺得到了履行,对于保护中国、美国及全球范围内所有制造商的合法运营和经济韧性至关重要。陶氏公司将一如继往地有力维护我们的所有合法权益,在所有国家保护我们的知识产权。”


庄信万丰自然资源部董事总经理John Gordon表示:“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的裁定,坚定了庄信万丰和陶氏公司寻求法律手段打击侵权行为的决心。我们对这一判决表示满意,我们的宗旨是保护合法许可用户的投资,该判决实现了这一目标。目前在中国共有20个项目的工厂采用由庄信万丰设计的低压羰基合成技术许可,他们将受益于这次判决。庄信万丰将继续保护所有许可用户为采用我们的这一技术而进行的投资。”


此前有过胜诉案例,鲁西化工被判赔7.49亿


这是陶氏公司和庄信万丰保护其低压羰基合成技术的第二例胜诉。2017年,瑞典斯德哥尔摩商会仲裁机构作出仲裁裁决,判定鲁西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部位于中国山东)违反了《低压基合成技术保密及不使用协议》,在其丁醇工厂和二乙基己基醇工厂的设计、建设和运营过程中,非法使用了陶氏公司及庄信万丰的受保护信息,该裁决判定陶氏公司和庄信万丰获得约1亿美元的赔偿。陶氏公司和庄信万丰目前正采取相关行动,以执行这一裁决,并进一步保护其许可用户,防止他人非法使用低压羰基合成技术。


据了解,鲁西化工为评估申请方(戴维和陶氏)低压基合成技术,曾在2010年与申请方进行接触,并应申请方要求签署《低压基合成技术不使用和保密协议》一份。此后,发行人与申请方进行了商业洽谈。


经最终评估,发行人采购了申请方竞争对手的技术,未与申请方达成合作。戴维和陶氏以发行人违反《低压羰基合成技术不使用和保密协议》为由,在斯德哥尔摩商会仲裁机构提出的仲裁申请。


2017年11月,发行人收到斯德哥尔摩商会仲裁机构通过律师转来的电子版仲裁裁决书,主要裁决结果为:仲裁庭宣布,发行人使用了受保护信息设计、建设、运营其丁辛醇工厂,违反了并正继续违反《低压羰基合成技术不使用和保密协议》。


发行人应当赔偿仲裁开庭前申请人最终主张赔偿金额1.55亿美元中的9592.964万美元(不计利息),并支付前述裁决赔偿金额的利息约1010.97万美元,以及申请人支付的仲裁费、律师费、专家费用等共计588.6156万英镑,以上各项合计人民币约7.56亿元(按当日汇率计算)。但对申请人要求向所有四个工厂下达禁令的申请,未得到仲裁庭的支持,裁决仅对未建设的第四工厂下达禁令。


鲁西化工在上述短券募集说明书中透露,2019年3月收到聊城市中院送达的戴维、陶氏申请承认和执行外国仲裁裁决一案的《应诉通知书》,申请人申请承认斯德哥尔摩商会仲裁机构作出的仲裁裁决书内容,申请发行人应当赔偿各项费用合计人民币约7.49亿元。


LP Oxo Technology被公认为是世界领先的许可含氧化合物技术,占全球许可的基于丙烯的oxo容量的85%以上。陶氏公司和庄信万丰及其以前的相关公司45年来不断完善低压羰基合成技术,服务于羰基合成醇行业,未来将继续提升这一技术,并提供许可。


此案中的被告江苏善俊清洁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位于江苏省,经营范围包括:一般危化品:丙烯、氩[压缩的]、氮[压缩的]、正丁醛、氧[液化的]、氢[压缩的]、异丁醛、正丁醇其他经营(以上经营品种不得储存,经营品种涉及其它行政许可的,应按规定履行相关手续);清洁能源研发;聚丙烯、多元醇生产;塑料制品、化工产品(凭许可经营的除外)销售;自营和代理各类商品及技术的进出口业务,但国家限定企业经营或禁止进出口的商品和技术除外。


该企业曾多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且涉及破产重整案件2宗。



据了解,石油化工为我国国民经济发展的关键行业和重要领域之一,具有技术密集、资源密集、资本密集和风险防控难度高等显著特点。当前,网络技术的发展、人员流动、新媒体普及等给保密工作带来新挑战。同时,石化企业保密风险防范意识薄弱,保密工作措施落实不到位,泄密失密方式持续不断,花样翻新,泄密失密举证难度大。因此化工行业曾出现过不少涉及商业机密泄漏的案件,但是否真的涉及侵权和泄密,着实难以判断。


2019年,张某被聘为光达化工的研发中心总监。入职4个月后,心生一计的张某开始在任职期间筹备新公司。任职满一年后主动离职,和妻子共同出资成立新公司,经营与光达化工同样的业务,生产的缓蚀剂比光达化工以更低价格销售,还把配方、工艺流程等技术秘密以申请发明专利的方式公开。光达化工认为,张某通过不正当手段获取该企业的商业秘密后,既披露、使用该商业秘密,又违反竞业限制并抢注冷媒商标,多重知识产权侵权对企业造成重大经济损失。


该案历经46个月,案情复杂,难点在于涉及技术秘密的侵犯商业秘密罪的认定,在三次一审时判决了涉及经营信息的侵犯商业秘密罪,在第三次二审后,追加了涉及技术秘密的侵犯商业秘密罪的认定,量刑也从有期徒刑3年6个月并处罚金100万元加刑至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200万元。


2014年,全球第四大化工公司英力士集团宣布,因中石化违反合同条款以及滥用商业机密,英力士已向中石化提起法律诉讼。中石化回应称,中国石化不存在对方所谓的侵权行为,英力士公司的指控在事实和法律方面没有依据。英力士集团表示,已分别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及瑞典仲裁机构提起了诉讼,起诉对象为中石化集团以及旗下数个子公司,包括中石化宁波工程有限公司、中石化安庆分公司以及其他相关企业。


2012年5月,圣莱科特国际集团以中国法院没有对其在华子公司指控华奇化工侵犯商业秘密纠纷的案件做出及时判决为由,向ITC提出337调查申请。而后从华奇化工获悉,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依法驳回美国圣莱科特国际集团、圣莱科特化工(上海)有限公司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重申华奇化工不存在商业秘密侵权。


2007年年底,星火有机硅厂原副厂长郭守涛因经济问题被查。据查明,郭守涛曾利用职务之便,接受巨额贿赂,向几家企业出卖了星火厂的技术秘密。其中,2007年7月份,郭守涛就受贿50万,出卖了10万吨有机硅流化床图纸等技术资料给一家化学公司,这属于商业秘密中的技术秘密。而且,这家化学公司还以高薪为诱饵,挖走了星火厂当时负责10万吨有机硅单体项目的几名技术骨干。此后,星火厂便以商业秘密被侵犯为由,向九江市公安局报案。2008年10月6日,郭守涛被九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2年,并处没收财产30万元。

标签:
陶氏 商业机密 赔偿金 侵权 Cool 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