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价涨疯!柯达彻底转型,为何选制药业

来源:澎湃新闻 2020/08/01 08:16:04


7月29日,在美股上市的柯达股价大涨,盘中触发了20次熔断。截至收盘,柯达涨318.14%,报收33.20美元/股,换手率高达618.06%,总市值为14.5亿美元。7月28日,柯达的股价同样暴涨200%以上,截至当日收盘报收7.94美元/股,此前柯达股价低点仅为1.5美元/股。


换句话说,短短两天,柯达股价已经暴涨超5倍。


引发此次股价暴涨的,是柯达进军制药行业的消息。美国当地时间7月28日,美国国际发展金融公司(U.S.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Finance Corporation,IDFC)与柯达共同宣布,IDFC向柯达提供7.65亿美元的贷款,以支持柯达成立Kodak Pharmaceuticals,通过这笔贷款,柯达将进军非专利药物原料制造行业,以强化美国本土供应链。


根据柯达的声明,柯达制药公司将有能力生产25%的活性药物成分用于非生物、非抗菌、非专利药品,同时支持360个直接就业岗位和另外1200个间接就业岗位。有消息称,其中包括抗疟疾药物羟氯喹,也包括抗新冠病毒的原料药。


公开资料显示,美国国际发展金融公司是美国政府于2019年合并海外私人投资公司(OPIC)和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的发展信贷管理局(DCA)而创办的,这家机构自称“美国的国家开发银行”。特朗普政府今年5月赋予该机构更大权力,以推动美国制造业本土化。据法新社的说法,柯达是国际发展金融公司5月受权后首个放贷对象。


柯达进军制药行业背后具有一定的政治意味,但对于柯达这家商业公司而言,这或许是寻求新发展的一条新路径。


胶卷巨头柯达的没落


柯达总部位于纽约州罗切斯特,1888年,柯达创始人乔治·伊士曼(George Eastman)将第一台简单的相机投入消费者手中,之后将柯达打造成全球知名的美国品牌。


对于中国人来说,关于柯达最深的印象莫过于大街小巷的柯达快速彩色冲印店。据《北京商报》2014年报道,1994年,柯达快速彩色冲印店进入中国内地市场,并迅速扩张。2003年,柯达在中国有近8000家柯达冲印店。


随着数字影像业务的普及和发展,柯达走向了没落。柯达中国微信公众号6月28日发布的柯达执行主席Jim Continenza的一篇文章提到,柯达发明了数码摄影技术,却因为种种原因错过了其中的潜力。


据《中国经济周刊》2009年报道,在上世纪末数字化浪潮的历史进程中,柯达的经历完全可以用“起个大早,赶了个晚集”来形容。柯达早在1976年就开发出了数字相机技术,并将数字影像技术用于航天领域,到了1991年柯达已经研发出了130万像素的数字相机。然而,2000年时,柯达的数字产品只卖到30亿美元,仅占其总收入的22%,即便到了2002年,柯达的产品数字化率也只有25%左右,而竞争对手富士已达到60%。


再往后,柯达便开市了快速的“没落”之旅:


2004年,柯达宣布全球裁员20%,并在美国、加拿大和西欧停止了传统胶片相机生产;


2005年4月,柯达的信用评级被著名评级机构标普降至“垃圾级”;


2009年6月,柯达宣布将于当年停止生产其公司旗舰产品——柯达克罗姆胶卷(Kodachrome),这款在74年前由柯达推出的首批彩色胶卷,也是全球第一款取得商业成功的彩色胶卷;


2011年11月9日,柯达宣布出售影像传感器业务给私募股权投资公司Platinum Equity;


2012年 1月4日因股价平均收盘价连续30天跌破1美元,受到纽交所警告,面临摘牌危机;2012年1月19日,美国柯达公司及其美国子公司已经正式依据美国《破产法》第十一章提出破产保护申请,以求度过多年销售下滑所致的资产流动性危机;


2013年1月24日,柯达宣布已获美国破产法院批准,向Centerbridge Partners LP融资8.44亿美元完成重组。同年9月4日,柯达宣布完成破产重组,正式退出破产保护。 


在柯达退出破产保护后,柯达已经完成了将旗下资产出售,“现在的柯达完全是一个全新的公司。”


柯达一直在寻求转型,但也难找回胶片时代的辉煌。根据柯达财报,柯达2019年收入为12亿美元,同比减少7800万美元,净利润为1.16亿美元。2020年第一季度合并收入为2.67亿美元,同比减少约2400万美元,净亏损为1.11亿美元,季度末现金余额为2.09亿美元。


柯达与医药健康行业


这次转型医药行业让外界颇为惊讶。但对柯达而言,医药健康行业并不陌生。 


据《芝加哥论坛报》报道,1988年,柯达曾以51亿美元、每股89.50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处方药、非处方药和消费品制造商Sterling Drug Inc. 。这使柯达具备了成为处方药与非处方药的盈利参与者所需的基础和营销能力。


2018年,一篇名为《拜耳发家史》的文章提到,柯达在1994年将Sterling的处方药业务以16.8亿美元的价格卖给赛诺菲,造影剂业务4.5亿美元卖给奈科明,保健业务则以29亿美元的价格卖给史克必成。值得一提的是,史克必成于2000年12月与葛兰素威康合并,形成了如今的知名跨国药企葛兰素史克。


根据公开资料,1980 年,柯达庆祝成立100周年,推出利用干化学血清分析的KODAK EKTACHEM 400 分析仪,宣布进入临床诊断市场。澎湃新闻在美国科学论文检索网站EurekaMag上还可以搜索到柯达Ektachem 400相关论文。


1985年的一篇关于柯达血清分析仪的文章

1985年的一篇关于柯达血清分析仪的文章


摄影器材公司投身医药健康领域并非孤例。


成立于1919年的日本企业奥林巴斯,既有相机产品,也有胃肠内窥镜、外科内镜系统等产品。根据奥林巴斯公布的数据,奥林巴斯最大的事业领域为医疗事业,占其净销售额比重超过70%;以相机产品著名的佳能成立于1937年,1940年成功研发出日本第一部X光间接摄像机,也正式进入医疗业务领域。


对于此次进入制药行业,柯达执行主席Jim Continenza表示:“柯达很荣幸能够成为美国生产自给自足产品的重要组成部分,以确保我们的公民安全。”


“通过利用我们庞大的基础设施,深厚的化学制造专业知识以及创新和质量的传统,柯达将在可靠的美国药品供应链的回归中发挥关键作用。”


不过,相比奥林巴斯、佳能等早期就以影像为切入点进入健康行业,柯达在健康行业的积极性和主动性似乎都不高。


Jim Continenza在上述公众号文章提到,柯达的发展方向是数码印刷,“我们正凭借方兴未艾的数码印刷改写这一剧本。我们从过去学到了很多,这次我们将数码技术视为黄金机会,而非挑战。”


“我们已经进行了重组,以便利用好我们在印刷以及先进材料和化学产品方面的优势——这些是我们大量专有印刷技术的基础。我们充满活力,充满信心,携优秀的产品准备好引领数码印刷的下一场革命。”


7月28日,柯达官方还宣布,第三台用于软包装生产的UTECO Sapphire EVO M印刷机在通过工厂验收后便已向客户发货。该款喷墨轮转印刷机将在北美的一家公司中安装,并将用于有大量短版作业的应用。其他两台Sapphire EVO M印刷机已经在意大利和日本的软包装印刷厂中成功启动并运行。


Jim Continenza还表示,柯达在财务上比过去多年都更为强大,已全额偿还了第一留置权定期贷款,并消除了每年数千万美元的利息支出。

标签:
市场趋势 柯达 制药业 转型 股价上涨